移动终端访问

扫一扫直通现场

威尼斯vn5577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威尼斯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站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一键分享

您的位置:威尼斯vn5577 > 一二三四 奔健康 > 正文

优生与精神疾病

发布时间:2016-09-10 19:15:54  点击:   来源:   打印本页

精神疾病患者所生子女,较精神健康人所生子女有诸多不利因素。其中,有遗传的影响,精神疾病病情的影响,所服精神药物的影响,对子女抚养、教育的问题以及经济、环境的影响等,这些都影响优生,影响子女达到健康标准。

我国婚姻法上允许已治愈的精神疾病患者结婚。那么结婚后,人们的传统观念总是希望生一个健康的后代。但是如何消除、克服、防范、减少 ( 小 ) 上所述诸多的不利因素的不良影响,是值得关注的问题。对每个精神疾病患者来讲,所具备的条件也不一样,如所患精神疾病的种类,各自的治疗效果,所服精神药物的不同,家庭遗传史的有无等等,都是需要认真考虑的。况且有些因素的影响,尚不好完全克服、消除。因此为了自己、家庭、后代、社会的幸福,对影响优生的各种不良因素,应予足够重视。

一、精神疾病患者能否恋爱、结婚?

精神疾病患者的婚姻,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是精神疾病患者实现优生的关键问题。

已治愈的精神疾病患者要结婚,从婚姻法上来说是允许的,无可非议的。康复中的精神疾病患者,有结婚要求是情理之中的事,也是正常社会功能恢复的表现。 69.84 %的精神疾病患者的发病,与恋爱、婚姻有关。有的病人因恋爱、婚姻问题而反复发作,多次住院。因此,精神疾病复康者应正确对待和处理恋爱、婚姻问题,不仅是患者心理康复的问题,也是对预防复发、加速康复过程的实践问题,同时是优生的基础。

许多精神疾病康复者几乎都因自己曾有过精神异常而影响自己的恋爱、婚姻的问题,有些至大龄而未婚,以致其父母、家人对此也感到悲观、自卑,虽不情愿地将择偶条件一降再降,仍不能达到建立满意婚姻的需求。为此,有的隐瞒了患病事实,有的对病情避重就轻,有的操之过急、草草完婚,有的干脆“冲喜”等。殊不知这样做的结果,反而为将来组成的家庭幸福埋下了隐患,既影响夫妻感情,又影响家庭的稳定与牢固,继而还会诱发病情的波动,造成恶性循环,甚至导致家庭破裂。

精神分裂症患者只有近半数能建立婚姻家庭,其结婚率为 47.4 %,达晚婚年龄者亦只有 68.5 %。其中女性患者结婚率 64.7 %,男性患者 35.3 %,而离婚率则相反,女性患者低于男性患者。精神疾病患者结婚后感情格格不入,分居或闹离婚者占 37.7 %,已婚离婚率占 8.6 %,关系一般者 16.7 %,结婚后病情加剧者占 49.6 %。离婚者大多数是由配偶提出的。所以,我们要重视这些现实,让精神疾病患者结婚者美满幸福,未获结婚者泰然安逸。由此可见,许多精神病患者不适合结婚。

精神疾病患者或精神疾病患者子女不宜结婚的状况一般有以下几种:

1. 精神疾病患者患病期间不能结婚。一方面,婚姻法规定精神疾病病情未愈者不能结婚;另一方面患病期间,精神疾病患者缺乏责任心及行为能力,对恋爱、结婚所承担的义务、职责、权力等不能进行正确地自我保护和实施,不论从夫妻间及家庭中,都很难或/和很好地适应角色。

2. 慢性或衰退状态的精神疾病患者不能结婚。他 ( 她 ) 们除了有与精神疾病患病期间不能结婚的同样理由外,由于他 ( 她 ) 呈慢性、衰退状态,社会适应及生活自理能力已经降低的很多或很差,更缺乏或无能力承担家庭的角色,尽自己对家庭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3. 精神疾病患者治疗痊愈后巩固治疗未达 2 年以上者不宜结婚。精神疾病易复发众所周知,精神分裂症出院后两年内复发者 46.59 %,两年内复发占总复发的 74.55 %。换言之,精神分裂症出院后的两年为高复发危险期。一般来说,巩固疗效时间越长,复发的可能性就越小。况且在结婚前后整个过程中,不论从精力、还是体力,都比较劳累,具有较多诱发复发的不利因素。

4. 男女双方同患重性精神疾病,即精神分裂症、情感性精神障碍患者不宜通婚。研究发现,重性精神疾病的发病与遗传关系密切,双方患病结婚后所生子女的患病风险,既高于一方患病结婚后所生子女的患病风险,更高于精神健康人结婚后所生子女的患病风险。况且重性精神疾病复发率较高、预后较差,社会功能受影响,抚养子女的能力低或缺乏等。

5. 男女双方同为重性精神疾病高发家系的成员也不宜通婚。因为,他 ( 她 ) 虽未表现出精神异常,但患重性精神疾病的风险大,携带精神疾病的遗传因素较多,所生子女由父母双方带给的遗传负因的累加,其发病风险更大。

总之,精神疾病患者的恋爱、结婚问题,既是疾病问题,又是一个非常棘手的社会问题。我们提请精神疾病患者及其家属,要从长远考虑,从全局出发,面对实际,权衡利弊,做到利己利人,进行稳妥而慎重的选择,否则既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家庭的稳定性,又影响下一代的健康,给自己和家庭造成严重遗憾。

二、精神疾病患者可否生孩子?

有诸多因家可影响精神疾病患者的胎儿,也就是说精神疾病对受孕、胎儿健康有着诸多不利因素,尤其是女精神疾病患者。

1. 遗传因素的影响:遗传因素在重性精神疾病的发病中起着重要作用已为大多数学者所公认,尽管遗传方式尚未被探明、肯定,但是遗传流行病学的研究结果显示,精神疾病患者的子女中,患同病者确实较一般人群高得多。精神分裂症患者子女患病率是正常群体患病率的 11.56 倍。情感性精神障碍患者子女患病率更高,是正常群体患病率的 205 倍。精神疾病患者间通婚,其子女的患病率还会更高。遗传因素确实在有的精神疾病的发生中起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严重危害着子代的精神素质。因此,精神疾病患者妊娠应考虑遗传负因的制约。

2. 精神疾病病情的影响:精神分裂症、情感性精神障碍、精神发育迟滞患者,由于在青壮年期发病,病情又主要表现为脑功能紊乱,患者失去正常人的思维、记忆、情感、行为等能力,其学习、工作、社会功能均下降或丧失,生活不能自理,其性行为只是一种本能需求的表现,不能生育,更谈不上优孕、优育;更何况情绪的不良,对后代也有严重影响。对女性精神疾病患者来说就更为重要,她们的衣、食、住、行等等一切,都直接影响着受孕以及影响着胎儿的生长发育,很难设想,女精神疾病患者在病情末愈或病情严重期受孕,能谈上优孕。

3.精神 药物的影响:精神药物可使睾丸酮生成减少、睾丸缩小、生育力和性欲降低,但造成子代畸形是否由精子受到损害所引起,这一点尚不清楚,有待精神药物对生殖细胞诱变研究的结果和突破。对女性,许多精神药物可以引起月经周期紊乱,干扰卵子发育,抑制排卵,影响受精,干扰受精卵发育,因此服药期间不宜怀孕。目前已知精神疾病的治疗不但有一定的难度,而且还容易复发,为此精神疾病治疗既需要较大剂量,又需要较长的时间,其巩固疗效用药时间一般说最少 3 — 5 年,有些要服用 8 年以上甚至终生服药。

因此,处于生育年龄的精神疾病患者,尤其是女精神疾病患者应了解、掌握精神药物对胎儿的影响,决定受孕与否。

三、精神疾病患者对所生子女有什么影响?

尽管精神分裂症的病因极为复杂,有关疾病的遗传方式尚在探索中,但它终究有遗传的物质基础,作为这一物质基础的基因成分,通过性细胞染色体的分配与重组,由父母随机地传递给子代,所以患者子女得到疾病基因的机率应该是同等的,至于父母发病的先后,只是由于基因表达的时间不同,因为疾病基因还须有环境因素的修饰才致表现,因此即使父母携带着精神分裂症的有关基因,也要在一定的内部和外部环境作用下才能表达,在其基因表达之前 ( 即父母患病之前 ) ,其生育的子女,同样可以得到该疾病基因。

赵贵芳等 (1989) 对 203 例精神分裂症患者的 30 年后随访调查中的子女资料及患病情况,作了易患效应分析,发现男女病人所生子女及患病总体,病前病后所生子女的易患效应,无显著性差异。女病人病前病后所生子女的易患效应,也无显著性差异。但是,男病人显示病后所生子代的发病率,高于病前所生子代的发病率,其病前病后所生子女的易患效应,有显著性差异,而且病后所生子代发病者, 84.62 %为其父代在发病期间或复发期间授孕所生。提示,男性精神分裂症患者发病期间或复发期间不宜授孕,应采取有效的避孕措施。

林治光等 (1991) 收集了 59 例高发精神分裂症家系,对亲代患病前后所生子女的易患效应,作了统计比较,结果均表明子代患病机率是相等的,揭示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子女患病风险率,与其父母发病前后所生无关。

四、精神疾病患者是否应该节育

精神分裂症结婚率 45.2 %,正常人 54.1 %,男性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结婚率 32.8%~45.6 %,女性患者的结婚率为 57.6%~67.9 %,育孕率 92 %,平均孕数 2.9 胎,其多胎率、现有子女数,与正常人比较无显著差异。但是,精神疾病患者的结婚年龄早,尤其是女精神疾病患者为早, 25 岁以内结婚者占 14.48 %。而且节育率只有 54.1 %,远低于正常人,末采取任何节育措施者,女患者占 14.4 % ( 健 . 康人为 6.2 % ) ,男患者 5.7 %。精神分裂症患者,节育前已有子女平均为 2.7 个,患者中的独生子女率为健康人的 1/4~1/8 ,其中半数以上病人,病后 6~12 年才节育, 3/5 的患者采取避孕性节育。有 42.4 %的子女是父或母病后降生的,病情未愈所孕者占 2/3 。

精神疾病患者节育术的并发症率与健康人相近,已节育和未节育患者的复发率以及目前病情无明显差别。但节育有效率低于健康人,女性患者最低, 15.2 %的子女是患者节育后复孕而生的。根据精神疾病遗传、病情、患病率、胎次、精神药物、组成家庭、节育有效率等因素的综合考虑,精神疾病患者应该节育、精神疾病患者能够节育、精神疾病患者必须节育。

精神疾病患者的节育措施,以绝育手术为主。精神疾病患者的绝育手术,以女性精神疾病患者为主。为了个人、家庭的幸福,为了社会的安全,为了提高全民族的素质及心身健康水平,全社会动员,做好精神疾病患者的节育工作。

首先节育术对精神疾病患者是适用的,与正常人一样的安全,复发率不受节育术的影响,以怕犯病或犯病为借口,影响计划生育政策的落实,是没有道理的。有关计划生育的工作人员,对精神疾病患者计划生育的重要性、特殊性、可行性,要充分认识,不能姑息迁就或“怕”字当头,放松管理,要积极宣传精神疾病患者实行计划生育的重要性、必要性、安全性,以及不实行计划生育对个人、家庭、国家造成的潜在和/或直接的危害性。

五、怎样养育精神疾病患者的子女?

对精神疾病患者子女来说,优育问题更具有重要性、特殊性。一方面精神疾病患者家庭的特殊性决定了对子女优育方面特殊性;另一方面子女虽然生下后躯体末见异常,但是精神上的健康,尚须经受时间的考验。许多精神疾病的发病要到 15 岁以后才表现出来,而且其间也受着多种因素的影响,这当中优育的重要性更加显著,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

家庭通常是社会的基本单元或社会的基石,是一个人最早和长时期接触到的重要社会环境。一个人的生命开始之前,家庭就为之提供了生物学和文化方面的种种遗产,人的终生大部分时间在其中生存和发展,无可避免的与家庭成员发生心理的,社会性的种种相互影响和依存。那么出生于精神疾病患者及其家庭中的子女,所获得的“遗产”与环境,对今后的成长,无疑与精神健康者家庭中的子女,有许多不同之处,有许多不足与缺陷,影响是必然的,影响是深刻的。

1. 亲代精神异常对子女具有重大影响: Rutter 早在 60 年代初就发现,儿童精神科门诊患儿就诊中,患儿父 ( 母 ) 亲精神异常者比精神未见异常者高 3 倍。患儿父 ( 母 ) 亲精神异常者患神经症、情感性精神障碍和人格异常者居多。 Buch(1959) 、 Nellner(1965) 观察到,父母 ( 特别是母亲 ) 精神不健康时,他们的孩子发生情绪与行为异常者较多。研究认为双亲中一方患病时,异常的行为会给儿童直接带来影响;此外,造成的家庭关系不融洽,儿童对家庭解的适应不良,亲子相互间的关系失调等因素,对儿童患病也起了促进作用。 Slater(1958) 报道父母之一患精神分裂症,子女患同病者为 16.4 %。父母之一患情感性精神疾病,子女患同病者为 12.8 %。 Reed 等 (1965) 报导父母之一患精神发育迟滞者,其子女同病率为 19.90 %。国内查富树 (1982) 报告父母一方患精神分裂症,子女患同病者高达 37.60 %。邝培桂 (1983) 报告父母之一患精神分裂症,其子女同病率也达 24.38 %。夏镇夷等 (1980) 报告 l 例高发情感性精神疾病家系,先证者 ( 母亲 ) 患躁狂症,生育 14 个子女,其中 9 个患情感性精神疾病, 1 个患精神分裂症。上述因果表现,除了遗传因素外,亲代患病的异常行为给子代的直接影响,以及家庭的间接影响,无疑也有促进作用。

2. 精神疾病患者夫妻感情及家庭气氛对子女具有重大影响:精神疾病患者夫妻间的感情,绝大部分是不够密切的,甚至表现很差,这样的家庭气氛也就紧张。由于患者疾病在家庭生活中成为一个扰乱性因素,以及由此所引起的事件 ( 客观负担 ) ,还有家庭成员承受负担时的心理感受 ( 主观负担 ) ,不论因客观为照顾患者而占用了大部分时间。及主观因社会对精神疾病的歧视、偏见,使家属本身也感到羞辱,这样的家庭自觉或不自觉地减少了社交活动,从而家庭气氛也表现的死气、隔绝。家庭中常存在应激因素,这种家庭可谓残缺家庭。生活在这样气氛紧张、死气、隔绝的残缺家庭中的儿童,其身心肯定受到严重影响。家庭成员间特别是父母关系不和谐,对儿童影响极大。父母感情破裂或离婚,家庭成员间经常争吵以及家人酗酒、道德败坏和违法乱纪者,往往对孩子的个性发展带来危害。北京师范大学儿童心理研究所 (1995) 开展的一项调查表明:父母离异对儿童的心理发展,具有显著的消极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是长期存在的。对此类人的家庭分析, Goninger 发现家属中人格障碍、癔症、酒精中毒和药物滥用的发生率高。父母离婚给孩子造成的创伤是巨大的,有的谓仅次于死亡。家庭破裂使他们感到失去监护和支持,发现自己易受他们无法驾驭的势力的袭击,在学校里发泄他们的郁闷,常破坏课堂,女孩子容易变得畏缩消沉。

3. 精神疾病患者及其家庭对子女教育方式和影响:精神疾病患者在患病中,是无能力对子女进行良好教育的,就是在病情缓解后,对子女的教育也较正常人差。精神疾病患者的家属,也常由于“顾了大人管不了孩子”而无力管教子女,甚至怕子女被管教后也“管”出病来,因而对子女的教育态度或方式不良。有的精神疾病患者的家属,把不良情绪集中发泄在子女身上;有的家属出于“恨铁不成钢”的心理状态,对子女或教育过严或放纵、溺爱。对于早期家庭成员变故 ( 离异等 ) 的子女,没人给予良好的教育与抚养。在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双亲中, 60 %有对子女溺爱和拒绝的特征。精神分裂症的母亲对子女有约束限制、冷淡或过分照顾的倾向。神经症患者多缺乏母爱,并拒绝儿童对母亲的要求。在有些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家属间,存在着明显的共感性缺乏或关系疏远,基本上属于交往不良的家庭。一些不良倾向经过正常的教育可以消除,如家长听之任之不加以管教,发展下去可以出现行为障碍。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方式和态度也很重要,凡粗暴凶狠、放纵、溺爱和过分苛求,都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

4. 精神疾病患者家庭经济状况对子女的影响:精神疾病患者在患病期间,自身失去劳动能力,家庭为看护病人而数人付出劳动,病人因病情又常毁坏财物,病人治疗又要花钱,这一切的一切,使精神疾病患者家庭的经济因收入少支出多而相当艰巨,甚至本来经济状况相当良好,也成了难以生计的局面。更何况不少病人反复发作住院治疗,甚至成为慢性衰退状态,他们的家庭经济状况的拮据是可想而知的。因此,对子女成长的影响无疑是很大的了。

七、精神疾病患者子女的发育有何特点

精神疾病患者子女受遗传、环境诸多因素的影响,子女发育肯定与正常人子女的发育不同,具有一些明显的特点。 Bymopuua(1976) 研究精神分裂症病人所生子女在发育中的特点, 182 例精神分裂症病人所生的 230 个子女。其年龄 2~17 岁,观察期间为 l~4 年。 230 个子女中, 35 人已患精神分裂症,占 15 %,余下的按其人格特点分为 5 型:①不稳定性格;②抑制型;②精神躯体幼稚型;④类分裂性格;⑤精神活动正常。作者在对不稳定性格 ( 第一型 ) 分析时,首先对不稳定性格之儿童的 36 例精神分裂症父母 ( 男 12 ,女 24) ,进行研究。年龄 28~49 岁,病程 l~36 年,超过 10 年者 23 例。发病多在 30 岁以前 (20 岁以前 12 例, 20~29 岁 14 例, 30~39 岁 10 例 ) 。半数以上 (2l 例 ) 为进行性衰退型,缓慢进展型 7 例,间断发作型 8 例,临床症状以妄想、幻觉—妄想、情感—妄想障碍为主。本型儿童共 45 例 ( 男 39 ,女 6) ,年龄: 4 岁以下 7 例, 4~7 岁 11 例, 8~12 岁 12 例, 13~l7 岁 15 例。有 16 例降生子其父或母患精神分裂症之前, 20 例降生子其父或母患精神分裂症之后,其中 9 例是正当妊娠之时其母起病。有 29 例其母子妊娠前半期患妊娠毒血症。在分析各阶段发育特点之后认为,青春阶段,不良的境迂往往导致情感兴奋、紧张与爆发,这种情况比发精神疾病的还多一些,可以料想变态人格就此形成。

Eymopu Ha(1982) 又研究精神分裂症病人子女的人格特征以及精神和运动方面的发育障碍,观察了父母一方患精神分裂症的子女 252 例。这些子女的人格特征可分为三型:类分裂症型 96 例 ( 又分三种亚型:活动型、无力型和混合型 ) 、兴奋型 75 例 ( 又分不稳定型和暴发型 ) ,抑制型 46 例 ( 又分为衰弱型和焦虑—多疑型 ) 。研究结果表明,受试者在发育阶段,其神经精神活动均呈现特殊的障碍,一般表现为心身发育幼稚,运动和语言发育偏离正常,以及具有病理综合征的不协调性人格。对于遗传所造成的上述异常表现, Kobanely 称之为负性发育不良。

研究分析精神疾病患者子女发育特点后,作者指出,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子女需在专科门诊,定期由儿科和精神科医生共同检查,以便拟定心理治疗和教育措施,必要时应投于相应的药物治疗。

八、应重视精神疾病患者子女的精神卫生问题

精神疾病患者子女的个体精神卫生十分重要,它是积极优生、预防性优生的重要范畴。精神疾病患者子女的精神卫生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特殊性。

1. 孕期精神卫生:表现在母亲影响胎儿,因此,孕期精神卫生的对象是母亲。在受精卵进行细胞分裂后,便形成具有外、中、内三层胚叶的胚胎组织。外胚叶是神经系统和感觉器官发生的地方,一切影响外胚叶发生、发育的种种阻碍,都会影响感觉器官和神经组织的正常发育而产生异常。由于精神发育与神经系统、感觉器官关系密切,所以这些器官系统的发育不全将严重影响出生后个体的精神发育。尤其在妊娠早期 (3 个月内 ) 更为重要。在早孕期营养不足,影响脑细胞数目和脑中核糖核酸 (DNA) 的含量,生后智力易低下;后期营养不足,婴儿体重甚轻、身体短小;妊娠早期接触放射线,影响胎儿神经系统的发育,易成小头症;风疹、传染病等对胎儿损伤重;药物 ( 尤其是精神药物 ) 及中毒对胎儿都有影响;外伤易致先兆流产也不可忽视;等等。除上述因素外,精神疾病患者的心理应激更重要,更特殊。母体在怀孕中受精神压力而影响胎儿发育,在精神疾病患者中表现尤为突出。母亲情绪变化直接激起植物神经系统活动的变化,释放出乙酰胆碱或肾上腺素等化学物质,经胎盘脐带达于胎儿,影响胎儿的发育。持久的情绪应激会使胎动次数增加,出生后常表现出躁动不安、哭闹、睡眠少等行为异常的特点。所以,前面我们讲述精神疾病患者孕前病情痊愈、稳定,对胎儿是十分重要的。在胎儿期、母体应避免和排除上述诸因素的影响,保证胎儿健康的成长发育,是精神疾病患者子女个体发育中,精神卫生的第一步。

2. 婴幼儿期的精神卫生:精神疾病患者子女在婴幼儿时期处在以自我发育为主的精神发育时期,同样是大脑结构与功能发育特别迅速、脆弱,易受疾病和事故的影响,儿童经过一定的途径和方式,建立自我意识,成长为独立自主的个体。但是,精神疾病患者的子女,存有负性发育不良的表现。不稳定性格的子女,幼儿阶段表现兴奋性增高、任性、睡眠不好,虽然营养良好,但有消化不良症状,面对不熟悉之环境和生人时,表现警觉、胆怯、不安、适应环境有困难;一般类分裂人格的儿童、粗大运动 ( 坐、站立和行走 ) 、发育阻滞更明显;而兴奋型和抑制型人格的儿童,却无此种发育障碍,但随意运动的发育障碍较为突出。学龄前儿童总的主要特征,是行为富于情绪色彩,自我克制能力差,表现为易激动等。情感不稳定表现更明显,以兴奋占优势,可突然爆发,长时间难以抑制、执拗,每因细故表现抗拒反应,既任性,又胆怯。喜欢参加户外喧闹的游戏,而且总想担当领导者的角色。但同时也喜欢听故事,特别爱好恐怖情节。了解、掌握上述这些特点,有的放矢地进行诱导和教育这些儿童,以促其性格的成长。这当中,父母起的示范作用是主要的,末愈的精神疾病患者难当此重任,而精神健康的父 ( 母 ) 则责无旁贷的分外加心,既不能无原则地迁就、溺爱、放纵,也不能管束过严,任意责骂,以防止自我中心和自卑心理的形成或加重。良好的幼儿教育是保障幼儿精神健康成长的决定因素之一。

3. 儿童期精神卫生:学龄时期 (6 、 7 岁至 12 、 13 岁 ) 主要是着重于社会、集体生活和智力生活方面,儿童开始脱离自我中心性而获得客观性,是儿童进入社会集体生活的转折点。社会生活的重要因素是人际关系。学生中的小集体,就是人际关系的体现,这种集体并非仅是为游戏和作业才集合起来的,而是具有良好友谊和性格的集体。在集体中彼此相互影响力很大。儿童期的第二个特征是智力生活的扩大和向上。在智力发育的同时,学习是儿童期的一大特点,特别是学校生活具有极大的意义。但是,精神疾病患者子女其兴奋的特点,有的小学低年级较学前期更突出,反应猛烈而短暂,为一点小事即刻就爆发出来。行为中显现情感不稳定,容易兴奋和脱抑制。也容易衰竭、容易分心,所以不能耐受长时间系统的脑力负荷,于是他们的知识便显得肤浅和零乱。在此阶段,已可以观察到本能和意向的障碍,诸如虚构、残忍、偷窃倾向、吸烟以及流浪不归等。为了使儿童健全地发育,综合人际关系与学习两问题的一些特征基础上,陈钟舜 (1986) 提出下述几点: . 鉴于在儿童发育上建立人际关系的重要性,应尽量鼓励儿童参加集体活动,加入集体中,建立伙伴关系,但应以培养客观性为前提,避免自我中心性;学习成绩与个人能力天资的关系很大,因此不能以成绩作为绝对评价标准,而应就对学习的意志、努力性为重点予以评价;由于儿童的个体差异很大,教师与家长要针对这种差异,进行个别指导和教育,勿使学生负担过重,并合理地安排课外活动,保证儿童的身心健康;儿童发育中智力虽属重要,但情绪意志的培养也不能忽视;要保障儿童的自由活动,尽量减少外来的约束和限制,尊重他们的自律生活和独立性,儿童是不成熟的,但也要考虑到他们的自由性和选择性。当然,儿童期的情感活动,胜于理智,幻想重于实际,因此要善于诱导他们走向自制,鼓励他们接触现实。因此,教育不能只侧重于智力,而应遵从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原则。不仅在学校内,在社会上也应扭转偏重智力的倾向,使儿童身心全面发展。我们认为上述 5 点,对学龄儿童健全地发育,具有普遍性。同样也适于精神疾病患者的子女,而且对培养、改变他们的性格,也有重要现实意义。

4. 青年期精神卫生:青年期是指 12 、 13 岁至 22 、 24 岁之间。随着内分泌的改变,第二性征出现,性发育趋于成熟。在心理上也发生许多心理变化,是青年期最主要的特征之一。生活空间的扩大,生活经验的增加,逐渐对社会结构、现状、本质等加深了理解,这是青年期的第二特征。在青年期的精神发育中,最显著的是智力进步。由于抽象思维和推理能力增加,提高了对自身的内省和对外界的批判能力。随着内心世界的扩大、社会经验的积累,自我迅速地发展成长起来,形成一定的人生观。此时期也正是青年最多发生烦恼的时期,会出现各种矛盾并解决矛盾。此时期也是重性精神疾病的高发风险期,尤其是对家族有精神疾病史的精神疾病患者的子女来说,有的具备不稳定的和兴奋的特点。精神不平衡、不能自制、易于激动;急躁易怒,但同时又易于衰竭,脑力工作能力下降。以上这些特点使其学习相当困难,又不能适应集体生活。到该阶段,本能障碍更明显,酗酒滋事,飘漂流浪,荒淫放荡。他们安全度过这个时期,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及行为,经受住这个时期的各种烦恼、矛盾的刺激与考验,如学习、亲友、家庭、升学、就业、个人婚姻 ( 性的欲求 ) 等等,是非常关键的。

为了维持健康的精神,适应、解决青年期的各种烦恼、矛盾和问题,青年期应注意以下几点: ① 精神的训练:实践证明,精神健康通过训练是可以增进的。经常以积极的态度去对待事物,研究解决方法,发现新的途径并作出不断努力,至为重要。青年最易受刺激,虽有冲动的倾向,但由于智力的增长,使之对事物的处理,也日趋于理性化。因此,应养成在理性基础上去行动的习惯,这包括适当的个性修养、行为的自制力、意志的锻炼及对挫折的耐受性等,以达到知、情、意调和一致的精神状态。 ② 培养社会适应性:一方面要很好地完成自身任务 ( 工作或/和学习 ) ,另一方面要与他人协作共同去创造条件,克服困难。这种适应的中心问题是人际关系;而相互理解和相互信赖,以及高度的责任感是培养青年建立这种关系的保障。 ③ 适当的休息和娱乐:精神或体力的过度劳累,均可致功能暂时下降。努力的学习、工作之中,必须有适当的休息。这种休息不是无事可做,而是积极地参加文体活动,参观或旅游,使紧张的生活得到调剂、保证精力旺盛和情绪稳定。同时,健康的精神状态;还有利于促进人际关系和提高工作效率。 ④ 青春期已有能力洞察世界,和评价他人的道德和作风,对个人内心世界也能开始进行估价并支配自己的行为,预知自己的不适应状态。对各种不适应状况,除主观自觉地采取措施克服外,为避免危机,必要的精神卫生帮助是有益的。

九、如何防范精神疾病患者的生育风险

不论重性精神疾病的精神分裂症、情感性精神障碍及精神发育迟滞,还是轻型精神疾病的神经官能症 ( 神经症 ) ,有生育上都存在着一定的风险。神经官能症既便是遗传因素的影响较小,但也存在着遗传素质的问题、精神疾病的病情问题,以及易复发和治疗用药问题。所以对已婚生育年龄的精神疾病病人的生育,提出如下建议:

1. 男女均为重性精神疾病患者,本应不宜通婚,但已经结婚者,不论病情痊愈与否,都不宜生育,应积极提倡绝育。因为他们潜在的危险因素太多,如他们既存在病情、用药的影响,更存在遗传因素的作用,同时组成的家庭,也存在经济及对子女抚养、教育等一系列问题。

2. 男女双方均为重性精神疾病高发家系成员,本应不宜通婚,但已经结婚者,不宜生育。因为,虽然他们目前精神状态未见明显异常,但是他们本身仍处在高发风险年龄段中,以及所生子女将来发病的风险太大,所以不宜生育,采取绝育是积极、有效、较为妥善的重要措施。

3. 精神疾病尚未治愈,服较大剂量的精神药物及服对将来的胎儿有较大不良影响的精神药物者,尤其女精神疾病患者,不宜生育。因为她们既有精神药物对胎儿致畸的风险,又有着病情的不利因素,还有产后病情加重的危险性等问题。

4. 精神疾病患者易复发者或痊愈后巩固尚未达 2 年以上者,不宜生育。主要防范病情复发后,病情及用药对胎儿的不利。

5. 精神疾病患者不易生 2 胎及 2 胎以上。因为研究发现,不论是精神分裂症,还是情感性精神障碍,发病风险随胎次而加大,随父母年龄增长而加大,所以精神疾病患者要生育,也是只生一个好。

6. 精神疾病严重不愈或已成慢性、衰退状态者,本不应结婚,更不宜生育,而且以绝育为佳;因为他 ( 她 ) 们的生育,尤其女精神疾病患者,不论从任何一方面考虑,都是不利的,所生养的孩子,起码心理状态也不会健康。

7. 精神疾病的发病虽然与遗传关系密切,但尚缺乏充分证据说明是遗传性疾病。对精神疾病患者的产前检查,进行羊水穿刺细胞学培养,染色体检查,从精神疾病患者的检出角度来看意义不大,尚需研究和商榷。但是,对与染色体有关的精神发育迟滞患者的检出,进行羊水穿刺细胞学培养,染色体检查,是非常重要甚至是必须的。关于应用 B 超对胎儿进行检查,据国外有关专家研究发现:常规 B 超检查 3 次以上,会使胎儿出生的体重降低,一直到 5 岁左右,才恢复到对照儿童的水平。还有一小部分在胎儿期受 B 超照射的儿童,出现诵读困难。研究发现,大剂量 B 超照射会造成细胞染色体互换率提高,红细胞带氧能力下降等不良反应。为此,我国学者徐智章 (1994) 指出,用 B 超检查胎儿,时间要短,超声能量要低。无病的孕妇怀孕 3 个月内,不要做 B 超检查。

8. 优生咨询、遗传病咨询医生、计划生育科学工作者,尤其精神疾病学工作者,要好好掌握精神疾病患者婚育风险的要点,以便较好地进行指导。婚育期精神疾病患者,应积极、主动地征求有关咨询指导,切实按科学进行结婚、生育。精神疾病患者家属,应支持、引导精神疾病患者按科学实施婚育。

主办:威尼斯精神病防治院(威尼斯vn5577)    地址:山东省威尼斯济戴路1号(3路公交车终点站)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1029258号    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登记号:49395067937080211A5201    鲁公网安备 37081102000149号

联系电话:0537-2030000  邮编:272051  技术支持:威尼斯新闻网  网站维护事务:dzyyxjk@163.com

Copyright © 2016- www.sdsdzy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